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岭的风

路上有你,会很快乐!

 
 
 

日志

 
 

【转载】梦想在文字间放飞  

2014-02-06 22:35:13|  分类: 名人风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阿文《梦想在文字间放飞》

  

为文信手拈来不事雕啄    做人大胆泼辣不拘小节
梦想在文字间放飞
——记三门峡市文联副主席、市作家协会主席杨凡

 

        约访杨凡颇不容易,先是在渑池,后来在灵宝,好不容易在周六下午见她时,她才刚刚从卢氏回来。忙什么,她憨然一笑:能忙什么?和文学创作有关的呗。言语之间,调皮而亲和,距离由此也近了许多。因为不喝茶,却拗不过她的盛情。为了“诱惑”,她拿出一包花花绿绿的东西看着我:这可是台湾盛产的“顺记”名茶,阿里山金萱茶。不喝,可是……在她的面前,你真的难以拒绝,于是,采访就在一杯清茶中徐徐展开——

笃定从文缘自热爱


       1983年的杨凡,郑州大学中文系毕业后的她还只是三门峡市创作组一位普通的创作员,创作员是作编剧的。在一个洛阳地区的剧本分析会上,他与洛宁县的创作员张宇一起讨论。闲谈之间就提到了刚完成的一篇短文,想让张老师指正一下。该文描写的是一个小都市的小女人的家庭、生活、事业。张宇当时已在中国文坛小有名气,对文学爱好者的文章自然有着较高的鉴赏力。当时他仔细看过杨凡这篇5000余字的小说后,兴奋不已,连连称好。他要带给《北京文学》,或者《广州文学》,一定会发在头条上。会议还没有结束,遇到了《洛神》的主编,主编看后眼前为之一亮:这样的好作品怎么舍得给别人?可不能“明珠暗投”了,我做主,发个头条。《洛神》第二期的杂志头条上,作者杨凡的小说《金丝带》,与读者见面了。那一年,那个叫杨焕珍的28岁的女大学生发表了她的处女作,为了一帆风顺,她取了笔名:“杨帆”,追求理想的途径一帆风顺。
       大凡一个新人新作的问世,自然而然会引起人们的好奇和猜测,而对于一位女作者,尤其如此。当然,著名作家看好的,也引起了理论界的看好。当时河南著名的评论家牛青波在河南日报上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前辈们的评论和鼓励激发了她的创作热情,她开始一字一字地摞,一篇又一篇的作。为了厚积薄发,她更是一头扎进文学名著的殿堂当中,“恶补”文学“营养”。写作、读书,读书、写作,一大批散文、小说,纷纷发表在全国各地的报刊杂志上并频频获奖。此后,在近三十年的文学创作中,她从不放弃。为什么?这三十年可是我们国家大“换血”的三十年,有商海浪卷,有宦海涛涌,而这样一个聪明智慧的女人,却安静地守候在文学这片静土上,为什么?杨凡呷了一口热茶,淡然一笑:热爱使然!如果我下海,我可能早就成为一个富婆;如果从政,也许会比目前的位重。这么多年苦苦守候,傻傻的等待,只是为了两个字:爱。三个字:热爱。她的幽默,让我们会心地大笑。有相当一段时间,她一边像尼采所说的那样:“我住在我自己的家里,从未学过任何人的任何样子,而且——还嘲笑每一位没有嘲笑过自己的大师。”一边在潜心地写作和读书。
       文如其人,言为心声。领略着杨凡的泼辣,还是让我们也做一次干脆利落人,撇开这个话题,不要过多地去纠缠在她做人、做事的方式上罢!去领略一下受到更多人青睐的杨凡的“美文”吧。
       初接触杨凡,让人觉得她是在用大笔大字写人生,是位高唱“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豪放派”。但读过她写的散文之后,你方能悟到她豪放背后的“婉约”。
       “唯窗外那棵小白杨用它那满枝的豆大的绿色荷苞暗示你时,你才恍然:春天来了……春来了。于是天天伫窗凝望。看那豆大的绿荷苞一天天膨胀一天天饱满一个个鼓起小圆肚。忽一日这些小圆肚仿佛经了魔棍的指点一般,分娩出大大小小长长短短的绿茸茸的小毛虫。再看那枝头上倏忽间爆满了浅绿色的嫩芽,一簇簇拥在一起形成一把绿色的巨伞。”(《窗外有棵小白杨》)
       “心底上有一张褪色的泛白的老照片,多少年已经过去,照片虽然已经模糊,而小姨却永远鲜亮地活现在我的眼前,任风雨琢蚀抹也抹不去。”(《怨妇》)
       像这样烩炙人口的精美文字在读者心里掀动着层层涟猗,在山东,她的美文成了孩子们书本上的范文;在河南在北京在广州,在一次次的文学讨论会上,来自河南三门峡的那个相貌平平的小女人,让大家们侧目。
       在《人民日报》的颁奖会上,著名评论家雷达给过她很多的鼓励;他的校友、著名学者鲁枢元对她的作品作过很高的评估;南开大学的著名教授李洪远读了她的散文后谦虚地说自己感到“汗颜”。
       我市知名作家闫成岭就此说,“杨凡是一个大大咧咧、敢说敢笑、喜怒形于色、爱憎泾渭分明的侠肝义胆式的女性。而她的作品却常常是细致而缠绵,委婉而隽永。”“杨凡的散文即是她性格的结晶。从形式上看,题材多样,不事雕啄不拘章法,信手写来,恣意汪洋。但从内涵上讲,杨凡的散文有一种深沉的思考,搅动着我们本来就不安的心境。”
       我市作家徐增兰这样评价杨凡,作为一位女性作家,应该说,杨凡的文字是粗砺的。然而,那粗砺却又带着一种盎然的生动、淋漓的鲜活和葱茏的葳蕤。她的文字也很少雕琢,只是兴之所致,信手拈来,随意挥洒,却在不经意间挥洒出了一种无心的诗意。她的文字更是泼辣、大胆和锋利的,尤其是她那些干脆扔掉了标点符号的长句子,更像是架起了一挺机关枪,真是打得壮怀激烈、风扫残云、痛快淋漓。而有时候,她的文字又是纤细的,仿佛是被奶水泡过似地鲜嫩晶莹。文无定法,这恐怕就是对杨凡文字的风格之概括了。
       杨凡的同事、现为中国传媒大学博士生的贾丽君则说,“她在自觉不自觉嘻笑怒骂中,把许许多多在某些伪善、怯懦、卑琐却自认为高尚的,人们看来是说不得碰不得的东西像晴雯撕扇一样撕得支离破碎然后扔将出去……”
       而著名作家张宇的一句“读杨凡的作品‘给人一种湿润的感觉’”,则说得更为形象,让人浮想联翩,颇发咏叹。
       “当然,这些名家的称赞对我来说都是鼓励了”,杨凡笑语。
       20多年过去了,除了写作和读书,她的专业是她难以割舍的最爱。她应该是豫西这片沃土上出版行业资格最老的编辑,不到四十岁,由于业绩的突出,就被河南出版系列高评委评定为副编审。从她纤细的手指中,编排出的纯文学作品用数字来计算的话,可能已有上千万了。在寂寞的文坛,在被商海和市俗淹没的文学刊物编辑部,她和同事们默默地耕耘着。这些经过编辑带着墨香飞往大江南北的一本本杂志,给人们茶余饭后送去了多少精神的享受。她编辑过文坛宿将刘绍棠的小说,也编辑过诗界巨匠李根红的诗,当然,也发现和培养了一个个文学新秀。这些作品,被《小说月报》《小说选刊》等等一些国家级刊物选登,给我们中国文坛送去了豫西独具的风土人情。
       这就是她的活法。另外,她喜欢旅游。在20余年的写作和编辑生涯里,旅游也是她的喜爱。用她的话说就是效法古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是作家追求的生活。读书已不再像宋人尤袤所说的“饥读之可当肉,寒读之可当裘,孤寂读之可当友,幽忧而读之以当金”,读书是为了充电,是为了参考,而纳百川之灵秀,汲千山之神韵是她行万里的目的。
        ——那么,除了这些,“杨凡”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有着怎样的生活经历,使她具有如此的丰富的内涵呢?

 

 做人追求“特立独行” 


       时光水一般逝去,杨凡也先后获得“三门峡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市跨世纪学术技术带头人”等荣誉,曾被选举为“湖滨区八届人大代表”,出版过两部散文集,现担任三门峡市文联副主席、三门峡作家协会主席,并兼《三门峡文艺》主编之职。
       “探讨,聊天,我们应该这样来定这次采访的格调,你说呢,小徐?”“到我这儿不必客套,茶喝完自己随便加。”杨凡思维敏捷,举止洒脱、着装时尚。这和她已经荣为婆婆的年龄有些不太吻合。言语风趣、直接了当、不加丝毫修饰,正如记者之所料,而当直接面对她时还是让人暗自惊讶。
       “说说家长里短吧,毕竟我们生活在平常的岁月里。”杨凡答曰,她的文章关注的是平常事平常人。杨凡的学业、业务和业余相对统一。在写作的过程中,尤其是她的小说,因为和生活太贴近,发表后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有些读者认为是小说,是文学作品,是艺术再现的生活,而有些人戴上放大镜看她的小说,看了之后就要对号入座,一对号入座就会来找麻烦。她的事业不仅给她留下的是微笑,更多留下的是伤痛。在最伤的时候,有人要动用政法部门来“收拾”她,因为她的小说触动了官人的神经。杨凡说,很无奈,很无辜,那些人流氓会武术,只好隐忍。谁都会有不愉快的。就像体操“皇后”霍尔金娜。国际大比赛啊,亿万人注目的地方,竟然有人在她抓的双杠上和鞍马上做手脚。抹上光滑让你抓不住摔死你,给你的鞍马放低几公分让你痛失金牌。最为悲情的“失败的英雄”,是用风轻云淡的笑抹去眼角的泪水,笑对坎坷、笑对失败、笑对人生。
       说到最为敏感的话题“文人相轻”。杨凡笑了。她说她很不愿意挖自己的墙角。她把自己从事的这一领域看得很重。从她的文学触角所关注的背景,她从来是远离的。她可以写官人、写商人、写各种各样的人,可是她的作品却从来不提及文人。这是她的狡猾。她说:自古以来文人就够可怜了。什么穷文人,穷秀才,都是指的我们这些人。我们还要自己挖苦自己?对于不同文章的不同看法,那是与读者的欣赏水平和人生阅历相关。不要对别人的作品说三道四,不要相互看不起。你以为你骂骂鲁迅你就是鲁迅了?每个作家的作品(当然要称得上作家)都是作家经过深思熟虑才创作的产品。他这样写,你那样写,有不一样的眼光就有不一样的结果。文学创作不是工厂出产品,大家一个模具,做出来的不能有丝毫差错,不然就成了废品。文学是个体的产物,是大脑思维的成果。文章千古事,成败后人定。所以,我希望三门峡文坛的朋友们能相互欣赏,共同提高,俗话说:家和万事兴嘛。作为作协主席,她坚守着。
       “向着美好的地方飞,这是我一生的追求。”杨凡说,“正像不少朋友对我说的,你追求个性的自由,这本没错,但有时需要分时间和场合啊。”可我这个人性情既然养成,很难扭转过来,虽说也赞同大家善意的提醒,可还是身不由己,一遇到事情,还是恢复了老样子。“这可能就像那句老话说的吧——‘江山易改,秉性难移’。”
       “我不否认,我是个有争议的人。对于我,众人的评价可以说是褒贬不一、毁誉参半,我对此不在乎,这缘于我对自己‘特立独行’的做人方式情有独钟。也正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当市里2005年任命我担任市文联副主席、党组成员、作协主席时,我打心里感谢领导对我的关爱和信赖,当然,也有沉甸甸的责任。”杨凡说。

 

着意培养文坛新锐


       从上周三就开始联系杨凡,但她一直辛苦奔忙在渑池、卢氏、灵宝的山村里。原来省远程教育办公室、省文联、省网通公司正在全省范围内开展“远程教育进农村,党和人民心连心”大型征文、电教片评比活动,我市相关活动也随即展开,杨凡就是在奔忙这件事情的。作为作家协会主席,她只怕冷落了广大文学爱好者的心,利用这次采风的机会,每到一个县市,她都要求把当地的作者集中起来一起采访,这样大家可以有机会商讨,相互探讨相互启发。杨凡一本正经地告诉记者,在其位就要谋其政,现在她无时无刻不在着意发现、培养年轻人,因为这个创作的人才梯队不能没有。我市有一批很有成就的老作家,这些老作家们已经基本稳定了,而年轻作家还要去着力打造。
       说起年轻人,杨凡的眼神中闪耀着希望的光芒。而提起这些“新锐”的名字,她更是如数家珍。
       “灵宝的彭志刚,卢氏的高山,渑池的陈少华、秦保罗,市区的杨丽波、王英芳……他们或频频发稿在各种报、刊上,或人气超旺地在网络上成了大明星,或成了一些大报的专栏作家。这些人,你不去发现,不去培养,由他自生自灭,任意‘疯长’,那是实在可惜的。”
        当前,杨凡已基本将所发现的新秀们招入帐下,创造各种各样的机会来培养他们,并且,一有时间,还让他们参加一些国内文学界的活动,让他们开阔眼界,把文学创作推上新的台阶。如今,渑池的陈少华被河南文学院聘为签约作家。第二个、第三个“陈少华”正在打造中。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辗作尘,只有香如故。”身为文艺界的老战士,她希望她的队伍壮大,只有这样,三门峡市的文学创作才会丰收。试想:十亩地一棵苗,能成吗?
      谈到当前的自己,杨凡说每个星期自己就要写上一篇比较有分量的散文或小说,“一日不练手生”,作为一名作协主席,要率先垂范,只有这样才能影响和带动新人们。
        面对今后的创作,杨凡坚持一个原则,她说,作家不能没有生命力,不能没有激情。要时时更新自己,输入新鲜血液。培养作家和文学创作,仍将是她今后要行的路。如果说生命不息的话,这条路她要走到永远永远。目前,她的长篇小说还在创作中。
       可能正是因为这样一个永不停歇的思想,让杨凡时刻看起来都很新潮。
       长长的时装大衣、卷卷的新潮发形、高高的皮靴配上黑皮裙,外加一副墨镜;技能上,学电脑,学五笔、发邮件,上博客。提起时尚她说,人不能外形上时尚,你的技能也要时尚。十年前刚兴起电脑时,她就到电脑培训班去学习。培训班里都是年轻人,是为了掌握电脑技术谋生,而她是为了创作。学习还要专拣难的学。比如打字吧,中文系毕业的大学生汉拼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她偏挑五笔学。和孩子们一起学习,一双双幼稚而疑惑的眼睛看她:为了啥嘛。去年她学驾驶,朋友说,现在都兴无级变速,可是她偏要挑战带档的车苦练。酷暑中汗水流进眼睑,暴雨打湿衣衫,寻趣在方向盘间;终于学有所得,在经历了一次次的严格考试后拿到了驾照……
       杨凡爱唱歌,尤其喜欢能唱进她内心深处的那种歌。比方田震的:“一切美好只是昨日沉醉,淡淡苦涩才是今天滋味,想想明天又是日晒风吹,再苦再累无惧无畏。身上的痛让我难以入睡,脚下的路还有更多的累,追逐梦想总是百转千回,无怨无悔从容面对。/思绪飘飞带着梦想去追,我行我素做人要敢做敢为红颜娇媚承受雨打风吹,拔剑扬眉豪情快慰。再多忧伤再多痛苦自己去背,纵横四海笑傲天涯永不后退,芳心似水激情如火梦想鼎沸,纵横四海笑傲天涯风情壮美……”
       风风雨雨中,没有磨去她有棱有角的个性,反而让她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做人态度与方式,她要把梦想在文字间放飞。2006年12月6日  星期三10版杨老师版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